我們不會照著故事路線走,因為妳不是真正的愛麗絲。

妳只是一個被抹滅掉的存在,這邊的世界已經沒有妳的容身之處了。

林紡薰。

 

楔子

很久很久以前,少女追著白兔跳入了洞口,然後來到某個不可思議之國。

屬於她的冒險從此展開,名為愛麗絲的少女為了找尋回去的方法,在不可思議之國收集線索。

結果,這一切只是一場夢。

 

痛覺從腦袋深處蔓延開來,就像是有人緊緊壓著他一樣。

在一片黑暗中不管做什麼都沒有用,疼痛依然存在。

過了好一陣子,直到腳步聲逐漸逼近痛才漸漸消失,嫩綠的草地與一雙短靴映入眼簾。

零夜翻過身仰躺著,那雙靴子的主人是一名穿著洋裝抱著貓的少女。

「歡迎來到愛麗絲的世界,My name is Alice。」

她的話語像是等待著他的到來,在零夜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,愛麗絲已經將懷中的貓拋給他,然後等他站起。

♠     ♥     ♣     ♦

「愛麗絲醬,要去的地方還沒到嗎?感覺好像走了很久呢。」

「不自己走的話,會變胖的吶,透琉。」

趴在零夜背上的那人不耐煩地問著,而愛麗絲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只是對他現在的行為給了個忠告。

似乎是她的話起了作用,被叫做透琉的少年從零夜身上下來,小聲地碎念著。

透琉的身分是之前那隻白貓,據他自己所說,是因為被這世界影響,所以現在才會以人的型態在隊伍裡,目前好像無法變回貓的型體。

三人行的隊伍回復靜默的狀態。

走過一扇扇雕工精緻的緊閉大門,愛麗絲停在走廊深處,伸手推開刻滿苜蓿的粉白色大門。

「誓言之間,能夠幫助你離開的東西都在這裡。」

她一邊說一邊蹲下翻找著,或許是堆放已久,在移動物品時揚起些許灰塵,惹得站著的兩人咳嗽連連。

在灰白的地板上留下了一雙雙腳印,他們已經從門邊找到房內的最深處。

最後在書桌上和窗台邊發現。

「架空庭院的地圖,以及心之國的故事書。」

染上灰的手把物品塞進零夜懷中,愛麗絲指了指大門的方向,示意他們跟上自己的腳步。

書上第一頁的右下角悄悄地烙上了零夜與透琉的名字,畫著褐色橫線的內頁開始記錄他們的一舉一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之一

障礙物必須除掉,誰都不准破壞他所描繪好的計畫。

就算是故事主角也一樣,安分的走完全程不是挺好的嗎?何必要來破壞這種平衡。

一定是因為察覺到了吧。

 

鞋跟與地面碰撞的聲音在空盪盪的宅邸中迴盪,窗外的天空一直維持著晴朗的白日,似乎沒有夜晚。

還不清楚路線的零夜只能跟在愛麗絲的身後,偶爾看一下落地窗外的景色。

步伐停下了。

宅邸外的庭院中,有一塊是以草為界隔出來的區域,在那之中佇立了一棵大樹,讓他停下腳步的是樹下的那塊碑。

直到透琉拉了拉他的衣角,他才發現自己停留太久。

正當零夜準備轉頭追上腳步時,愛麗絲已經站到他身旁,看著他剛剛所看到的風景。

金色的髮絲在光的沐浴下閃閃發光,擋住了他看她眼睛的視角。

想知道顏色呢。

「你想知道那棵大樹為什麼在這裡吧?以及那個墓碑。」

一語道出他內心所好奇的事,愛麗絲揚起微笑依然把目光放在樹和墓碑上,沒有發現到他的注視。

「那是『愛麗絲的大樹』,初代的愛麗絲做夢的那棵樹,也同時是造就這個世界的開始。」

她解釋著大樹的來歷,語氣溫柔地像是在回憶美好往事般,雙手也貼在玻璃上,一副天真無邪地溫馴模樣。

下一秒,玻璃震碎。愛麗絲的表情瞬間冷了下來,看著滿地的碎玻璃慢慢回復成完好無缺的窗。

「我們應該要去拿鑰匙,沒有鑰匙就無法從這裡出去。」

愛麗絲沒有繼續說明下去,而是轉移了話題,連頭也撇開,不願對上零夜投射過來的好奇目光。簡單解釋了一下現在要做的事,對於安靜到詭異的透琉並沒有多加注意,只有將目光停留幾秒後,便轉頭回去繼續帶路。

雖然覺得有點奇怪,但零夜還是跟在她的身後。

走下一階階鋪上紅地毯的樓梯,些許細小的討論聲傳入耳裡,可是卻一個人影也沒有。

是誰在刻意躲著呢?

零夜還沒從思考中回神,腦中就闖入了某人的話語。

「你們現在都給我待在門外,等等不管有什麼狀況都不能進來。」

停在純白大門前,愛麗絲一手握著門把,另一手則是放在裙襬的邊緣上,勾起笑容看著他們。

爆裂的過大音量,像是在通知她。

開門的瞬間翻起了裙襬,她拿起圍在大腿上的數把小刀射了出去。

大力的關上門,裡面傳來東西掉落與物品碎裂的聲音,偶爾還有金屬碰撞的聲響,接著是劍穿透過門板,然後又被迅速拔起。

完全不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的零夜只能呆站在門邊,除了繼續思考是誰住在這裡,另外還多想了離開的方法。

「嘻嘻嘻,不管哪邊都是嗎?」

原本安安靜靜的透琉忽然笑了起來,接下來伸出爪子揭開打鬥的序幕劃傷了要撲過來的黑影。

♠     ♥     ♣     ♦

「你為什麼不認真一點!」

少女對著眼前的兔耳男大吼,眼裡全都是憤怒。

「吶,因為愛麗絲妳的程度只有這樣呀,要是認真起來的話會翹掉的吧?」

白兔帶著笑意說,視線停駐於愛麗絲身上的傷口。通通都是他一個人弄出來的,算是給她小小的教訓。

誰叫愛麗絲不好好照著安排走呢。

輕鬆閃過飛射而來的小刀,偶爾用西洋劍檔掉幾隻,這對他來說根本輕而易舉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睦洛晴 的頭像
睦洛晴

時雨草之風,以愛而終

睦洛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